写于 2018-10-06 02:09:02| 澳门永利皇宫平台网址| 生活

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军官被迫离开部队 流浪上访二十年(下) 2016-11-0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戴明军原是空军雷达四十三团的一名技术员,因为揭发军中腐败现象,得罪部队个别领导干部,被撤销军官职务,取消军衔和技术等级,把他赶出部队,从一九九三年至今流浪二十多年

(戴明军提供) 原军官戴明军最近给自由亚洲电台发来电子邮件,他在信中披露:他流浪上访二十年,如今病倒在上访路上,感到十分绝望, 他曾经多次试图自杀,但怀着对正义的期盼活了下来

据调查,戴明军原是空军雷达四十三团的一名技术员,因为揭发军中腐败现象,得罪部队个别领导干部,被撤销军官职务,取消军衔和技术等级,把他赶出部队,从一九九三年至今流浪二十多年

使他妻离子散,九死一生

戴明军于一九六二年一月十八日出生于湖北省宜城市刘猴镇;一九七九年入伍到乌鲁木齐空军指挥所后勤部汽车营,一九八一年考入空军高炮学校,一九八三年毕业分配到空军雷达四十三团,在部队基本上都在边防站和高山雷达站工作

一九八八年被团评为先进机务工作者,一九八九年被团撤销 干部职务,部队的理由是他偷了雷达用的螺丝,戴明军和其战友对这一说法都感到莫名其妙

  但他被迫离开工作岗位,结束了在部队本职工作   ,到连  里当战士

在这期间戴明军病重也不同意他去医院治疗,二次胃出血都是在当地兵团一二九团医院治疗,部队也没有给他报销医疗费

并两次发报叫他立即到团部对他禁闭,最后一次禁闭大约是一九九三年五月,使他离开连队

后叫他在团部待命,二个月后通知叫戴明军办离部队手续,把戴明军带到组织股拿到张组织介绍信是开往新疆奎屯市委组织部的,然后到了财务股又拿到他们事先安排好的按中士给戴明军的复员费,拿到这个一看戴明军才如梦方醒面 ,知道他们把戴明军撒职上级肯定同意了,对他处理没有任人代表组织给他谈过一次话,也没见过书面任何材料,第二天戴明军带着家属孩子到了乌鲁木齐空九军,开始了上访历程,戴明军写了申诉书给军长,政委,空九军党委,空九军政治部各一份,他还到过军长政委的家,到过军有关部门,他们给戴明军说叫他回去等,要他相信党的组织,他们就回团了(因为家在团家属院〉家属是随军的

一九九四年戴明军多次找军有关部门,其中再一次到军政委邓昌友家,也无结果,后团领导把戴明军家赶出了部队,使戴明军从此离开了生活的军营,从处理戴明军到离开部队除团干部股派人没收戴明军的军官证外,没有人找他谈一次话,就在这种极不正常的情况下,戴明军多次給军委,党中央,空军党委等有关部门写信都石沉大海

二0一0年二月九日,戴明军再一次找到空九军(当时已改为空军指挥所,后又改为基地),幸运地遇到据说是他老乡一名值班干部、在他的努力下戴明军见到雷达十三旅政治部主任,也看到戴明军二00九以后给军委,空军等部的信件,但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二0一三年十一月戴明军开始了北京上访,一个没有身份证的"黑人",连坐火车,公交汽车都没有资格的人们,上访之路之艰难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他经常徒步行走数天,或者搭乘顺风车

经过上访军委和空军,乌鲁木齐基地通知可以给戴明军答复,戴明军于二0一四年五月回到乌鲁木齐,为了雷达十三旅和基地的这两份答复, 戴明军在乌鲁木齐又流浪了一年多,因为答复的内容不符合事实,戴明军又给兰空提出了书面申诉,兰空因迟迟不给处理,有意回避,拖延

使戴明军第二次来到北京上访,空军信访办在他们协调下要求他到兰州去,因兰空撤并才让戴明军来找西部战区空军

目前,在京上访的戴明军身患高血压,脑梗并中风,行动不便,他呼吁有关部分调查处理,为一名寻求正义的军人找到出路

(注:照片均为戴明军本人提供,其中官方的材料中将戴明军名字写错)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能墩